各位小伙伴早,欢迎来到2020年的第二天,相信很多人都看了罗胖的跨年演讲,估计你和我的感受一样,干货很多但好像啥都没记住,今天我就帮你梳理一下罗胖的跨年演讲到底讲了啥?

只梳理了我自己感兴趣的部分,教育的部分不在此列

经济的基本盘是什么?

罗胖说自己过去20年对经济基本盘的感受是:可能我20年都这一句话:我辈正处于一个持续上升的通道中。

他对于经济基本盘的结论个人觉得可以用这句话概括:中国经济到了一个节点,就是从一个模式要转换到另一个模式,我称之为:从电梯模式切换为攀岩模式。

思考:19年可能是过去比较悲观和失望的一年,过去快速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不可持续,我们需要去适应稳健(也就是相对过去低速)的经济增长,好比我们过去一直是做动车跑的,但是突然有一天,你不得不做绿皮车的感受一样,不仅速度慢下来了,而且身处其中的我们感受非常明显,焦虑感也非常明显。

19年正好是在换车的过程中,我们对于经济突出的感受也侧面反映了经济的基本盘,过去大家都是非常乐观、看好的,但是今年大家都维持了中间状态,说明经济不容乐观,但也许这才是投资最好的年代。

罗胖对于中国经济基本盘总结的特点:超大规模、复杂

何帆老师在报告中提到了一个词:苟且红利,意思是虽然看起来所有人都在做事,但是其中有大量的苟且者。你只要稍微比他们往前一点点,就能享受到的那个红利,就是苟且红利。

举例:前几天,我打了辆专车。估计很多人都打过。下车的时候,司机都会要你给个好评。因为五星好评对司机很重要,能被优先派单。很多人没给,往往是因为下车的时候,忙忙叨叨给忘了。而那天我见的那位司机呢,你看他这一通操作: